教育已死?

On 2005 年 10 月 22 日 by Shung Yeung

再談「教育」的問題,特別是現今的教育制度、風氣、政策以及教師與學生本身的問題。

筆者時常反思何謂教育,或者是自己的一個夢想,又或者受《GTO》的影響,想跑去當個偉大教師。我從不承認我對教育的觀點是特別的,至少,與教育學院或是現在運作的一套絕對不同。無論表達手法有多誇張,或是故事有多麼天馬行空,但是我相信作者除了「搞笑」外,還對社會的現實作出了一份控訴。談現代教育的種種之先,先看孔夫子的教育理念--有教無類,是偉大的理想。可是我們從來不明白這是相向用詞。人們說要教,我卻說為教者也得有想學習的人。有教無類是指一心尋求學識、智慧、修養、品格等等的人,絕不是給濫用的名詞。我們先清楚這一點,下面的道理會更易明白。

何解我會以「教育已死?」作為本文題目?尤記得初到學校工作,環境周遭盡是老師與學生,是最直接教與學的關係。小時候不曾明白一個教師有甚麼壓力,看著教統局的三改五改,外評和殺校,教師也不過是一份職業,為養家飽肚的工作而已。然而我們得欣賞和感激作為教師的負出、關懷與愛心,薪火相傳,畢竟這是我們要有教育的原因。可是現今社會,究竟有多少人還把教師當為神聖高尚的職業?常聽到某同事說:「某班的陳同學真頑劣!」原因是上課沒有專心學習,還會間中出言「頂撞」該老師。就剛提到有教無類的相向性,我們又有沒有想過,該老師的課堂真的能給予學生知識?老師對學生發言時是否因存在著輩份而可以沒禮貌?我讀書的時候就曾遇過不少「經典」的老師,有在五份一英文課中都談日軍侵華的,也有在提起國共內戰的悲情的中文課。設身處地,人人都當過學生,老師眼中的老師又是如何?

我不是提倡教師地位下降,也不贊成把學生當作是學校的「米飯班主」,但我不得不重申一點,從古到今中國的教育大綱中,教育從來是受教者的求取,不是施教者強加。故此我對於沒有心機上課的學生是贊成責備;同樣地,沒有心教的老師,請轉行吧。

相信學生都會有一個提問:「為何教師可以做的,我們不能作?」我試作個案舉例:染髮。校服儀容是校規中經常強調而又很多學生都會犯錯的問題,大概現在還沒有一間學校可以接受學生染髮。不少學生在私談間都問過我,為何某某老師可以染髮,他們卻要被那些老師責罰。我不懂回答,因為在我讀書時也有過這樣的疑問。但我反思到一個問題,學生的榜樣不是老師們嗎?其身不正,何以服眾?故此,我還是認為身教是十分重要的。施教者是一種委身,既選擇了,有時候犧牲少不免。你道學生們會聽你的自圓其說嗎?拜託,不要再用「因為我是老師,你不是;所以我能作,你不能」這樣的藉口了。

另一次和學生的閒聊間,又聽到一個事例。話說於梯間一訓導老師聽到有人說粗言穢語,認定了是一學生所為,於是便把那學生召來,問他有否作這事。當然這學生沒有便不會認吧。然而訓導老師一心已認定是他所為,故不相信他的說話,之後當然又是一番爭論吧。我記得何漢權先生的著作《有教無懼》中一篇文章--矯枉不可過正,文章中提及學生怕的是嚴得無情、無理,否則學生會難以適從,更令學習氣氛變得惡劣。教師總有一種職業病--說語的絕對性,一言既出,何止駟馬難追?引用聖經的一句金句作各位的鼓勵:「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雅各書一章19節)

近來又提倡啟發潛能教育(Invitational Education),主導教授正面的事物,幫助學生發展潛在的能力,甚麼三個信念,五個原則等等,我其實沒有太大的印象。筆者工作的地方是先導學校,校方致力推廣這教育方式,然而看見訓育組的橫行,總務組的混亂,同工們的意見不一,都令這套十分值得欣賞的教育方針運行起來只是金玉其外。學生及家長們都反映過,記缺點之多及容易程度絕對是同區之冠,而準則之嚴格程度亦令學生們吃不消。而令學生們最不服氣的是校方標榜著「沒有校規」的啟發性意念,但往往被訓導老師以違規來付諸懲治。既沒有規,則何犯之有?而訓導老師亦沒有一套完善的懲治準則去對犯事的學生作出合適的處分。就以某籃球隊成員為例,好動的他本性不懷,但脾氣難純,結果開罪了不少老師。在某一些犯事上,他會被作出比普通同學更嚴厲的處罰,理由是由上年度開始計算他屢犯。到了學期尾,更以這理由意圖迫這學生退學,幾經求情,才保得住學席,但條件卻是要他停止課外活動一年。看畢個案後,我就有以下疑問:一.屢犯的定義有沒有期限?可否用上年度的過案一次清算?二.於課外活動上他沒有犯錯,為何要禁止他參加課外活動?不是要啟發他的潛能嗎?我為他抱不平,更看清原來施教者的私心與膚淺。

人到總會有迷失的時候,有天看到一本漫畫的編者話中提到作者一次看醫生的經歷。內容提到作者感到不適,便去找一個中年的醫生証疹,誰知那醫生草草了事,過了數天,作者還是抱恙,放心不下,便去找另一位年青的醫生去。那位作者得出一個結論:人到中年,甚麼都有了,沒有太大的負擔,沒有甚麼挑戰,樓供完了,子女長大了,工作像漫無目的,馬馬虎虎的。不難發覺身邊也有這樣的同僚,每天幹著同樣的事,每年舉辦著同樣的節目,處理相似的問題,教著同樣的課本,甚麼都有了,沒有太大的負擔……你是這樣的教師嗎?

現今的學校受著很多的局限,近年的教育改革更把學校及教師們推向邊緣。舉例說,家長教師會的成立目的是讓家校齊心,增加相方的溝通及透明度;但反面的看,其實不過是對施教者的不信任,與及令校方可以更周詳的「服務」這是顧客。不斷的改革令教育變的複雜,對想生育下一代的人來說,這個問題是很設身的。要知道生兒育女不是易事,動輒幾十萬的學費,擔心成長的發展等等都是現今的一代人所考慮的問題。試想想沒有生育的世界會變成如何?學校收生不足,教師找不到工作,士氣低落,教育質素下降,學校之間作出惡性競爭,教育變得條件及公式化,汰弱留強,越來越多學校關閉,好的教育工作者全在名校工作,學費昂貴,人們害怕生育,學校收生不足……看到這惡性循環,還能不憂心?

我以一段小學的校訓作結:「非以役人,乃役於人」,我漸漸明白到這不單只教導學生,也給我們敬愛的教師。沒有這顆心,其實當不了教育工作者,故此盼望學生能體會老師們的憂心,也盼望老師們明白這服務性行業是要很大的勇氣和決心才能擔當的。以馬內利,願 神與你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