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

On 2005 年 12 月 20 日 by Shung Yeung

今天和同事說起聖誕六合彩的巨額獎金,帶到賭博的問題。先此聲明,我不是鼓吹賭風,也不贊成賭,做人總該腳踏實地。然而我看見身邊的事,卻不吐不快。說起聖誕的多寶獎金,他說這樣是賭博,我便問他何謂賭博,他簡單而直接的答:「有意識、有組織地企圖以最小的利益換取最大的報酬。」我說:「那樣的話,其實工作也是一種賭博。」他苦笑,說我不過。

其實我這樣說是有原因的,我試用以下舉舉例子說明。我身邊有些同事很有趣,說他懶散又太過,說他不負責任又太過嚴苛,但總是見他做著奇怪的事。我常道:不在其位,不謀其事;然而某些人總喜歡好管閒事。每年他們都會告訴你很忙很忙,但你永不會知道他在忙甚麼。聖誕假期大概都要預備外評的文件,到Cat姐告訴我要再為上年的報告排版的時候,我方發覺我低估了上位的同事們那遲交的能力。奇怪吧?上年的報告今年還要改動,而原因竟是還未交齊……天!今年的都要出了,排版也做好了,怎麼來上年的?要是學生欠功課一天要留堂一次,那麼這些人類可能要留到香港有普選的一天。

在此我明白了一些道理,原來工作不一定等價交換,你上司在賭,你在賭,賭的都是用最少的負出、努力或勞力換最大的回報。不難發覺一些迫員工加班的老闆心態;也可見一些員工怎樣欺騙老闆,做著門面功夫,卻是金玉其外。天下無賊?自古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問題,我想我們都是賭客,只不過是用甚麼賭本去賭吧了。